曲康新闻网>娱乐>故事:儿子被绑我打算卖房凑200万赎金,丈夫激烈拒绝让我察觉

故事:儿子被绑我打算卖房凑200万赎金,丈夫激烈拒绝让我察觉

2019-12-01 09:59:47
发布:曲康新闻网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路歌

林迪安觉得她的眼睛几乎睁不开。她连续十多个小时观看监控图像,反复切换速度和角度。

揉了揉眉毛,伸手摸了摸边上的咖啡杯,凑到嘴边吸了两下,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于是漫不经心地把杯子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

我正要给小芳打电话,请她喝杯咖啡带出去,但手机先响了。刘双连的声音在电话里剧烈颤抖,说了几句话后,他不自觉地结结巴巴地说:“林警官,救救我儿子,救救他!我求你救他...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然后,电话只留下她崩溃和绝望的哭泣。

她哭得林迪安心情沉重。

一天前,刘双连报告他的儿子失踪。

我怀疑被人贩子绑架了,没想到会是绑架。

“两百万...我去哪里凑这么多钱,绑匪都是想过安全的生活!我只是不明白。富人无处不在。你为什么把我们这样的贫困家庭作为目标?”刘双连瘫倒在他的旧沙发上,愤恨地咆哮着,眼泪流干了。

林迪安噘起嘴唇。虽然她心里不太同意自己的观点,但现在不是争论价值观的时候。

刘双连突然冲过去,再次抱住了林迪安的腿,用嘶哑的声音哭着喊着:“林警官,你一定要挽救我们家的安宁!我就是这样一个儿子,如果他走了,我...我活不下去了!”

林迪安扶她起来安慰她说,“刘大姐,别担心,警察会尽力的。目前,最重要的是与警方合作寻找线索,营救你的儿子,所以你现在必须冷静下来。”

刘双连在一点上是对的。如果绑架者的目标纯粹是钱,他肯定会在采取行动前寻找所谓的“富人”,而不是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瞄准一个可能根本不会支付赎金的犯罪目标。

“刘小姐,你仔细考虑过吗,最近你和谁有过冲突吗?”

刘双连想了一会儿,茫然地摇摇头:“我每天都忙着照顾老人和孩子。我怎么会有时间和人发生冲突...再说,即使我们普通人偶尔争论几句,我们也不会陷入这种……”

林迪安对此深信不疑,一位出去打听邻居阿丁情况的同事回来说,刘双连很少和人打交道,也不怎么说话,最多是因为她的儿子和邻居发生了几次冲突。

每个人的普遍反应是刘双莲非常溺爱儿子。当邻居好心地敦促她好好管教她的孩子时,她会脸红,尽力像其他人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让她和儿子保持尊重的距离。”

刘双连的丈夫在国外工作。她和儿子独处,不得不照顾年迈的婆婆。她的生活非常贫困。她的儿子被突然绑架可以说是一场震惊。她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没有办法开始。头儿,你觉得这个刘双连对我们隐瞒了什么吗?”阿丁推测道。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把它藏起来对她和她的儿子有好处吗?”罗平安是她的命根子,刘双连不能对他做任何事。

林迪安把刘双莲提供的刘萍安的照片递过来,一边看一边对同事说,“查一下刘双莲的消费记录,看看她最近有没有给孩子买高价值的东西。如果绑架者是随意犯罪的,他不会排除他看到刘双莲在寻找目标的时候给她的孩子买了昂贵的东西,并且对她的经济做出了错误的估计。然后他将去学校检查罗平安的人际关系,看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是否与其他孩子有任何冲突。”

在今天的社会中,大多数独生子女都是失去了对孩子的理解的父母。不久前,有消息说这个孩子被欺负了,父母非常生气,他们在学校用刀刺伤了这个孩子。

说刘双连溺爱,其实林迪安也可以从照片上看出,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罗平安的衣服都是奢华的,从衣服到裤子都不是名牌,相比之下,刘双连自己,却像一件衣服一样一遍又一遍地洗了很多年,都褪色了。

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同事小芳进来告诉林迪安,他发现了一些东西。

”刘双莲省吃俭用,却从儿子身上拿走了她想要的东西。它很贵。她丈夫每个月都用有限的钱打电话给她,所以她从不同的渠道借钱来满足她儿子的物质需求。根据调查,她向几个亲戚借了不同数额的钱。她的一个亲戚最近一直敦促她经常还钱,但没有后续行动。”

林迪安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个亲戚在等钱吗?”

“不,我似乎不喜欢刘双连在罗平安的挥霍,罗平安曾经把亲戚的孩子推下台阶,导致孩子骨折,但刘双连和他的儿子都没道歉。这两个家庭可能因此产生了嫌隙。据说,当亲戚来讨债时,他们两个差点打架。”

林迪安听着,手指敲着桌子问道,“你查过亲戚最近的下落了吗?”

“马上去!”

另一方面,阿丁在调查中发现,刘双连在儿子罗平安身上花了很多钱。

“成千上万块乐高玩具,她的儿子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买,更不用说衣服和鞋子了...我根据购买记录检查了几家商店,发现了一些东西。”Artin边说边点击监控录像。

在视频中,刘双莲正在为柜台上的玩具付钱,突然一名中年妇女冲了出来,帮了她一把。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然后那个人从柜台上抓起玩具,递给他身后的孩子们。罗平安立即冲上去夺回玩具。然后他用拳头打对方孩子的头。中年妇女冲上前去,撕开罗平安,把他推倒在地。刘双连立即像猛兽一样冲上来,与女人们搏斗,把自己的生命扔了出去。商店里的工作人员终于把两个人分开了。

阿丁和小芳大吃一惊:“这是传说中的泼妇打架……”

小芳指着视频中的中年妇女对林迪安说,“局长,这是李梅欣,上次我告诉你的亲戚,孩子被罗平安推下台阶摔断了骨头。然而,据我所知,近一周以来,她每天都准时上班,周末带孩子。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视频继续播放。当刘双莲和罗平安走出乐高商店的门时,罗平安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正在门口散发传单的小女孩。女孩手中的传单立刻洒了一地。当她蹲下来拿传单时,罗平安突然转身朝她啐了一口。

小芳怒不可遏。“这是熊海子本熊。我真的不明白刘双连是怎么想的,这样溺爱孩子。”

阿丁摇摇头叹息道:“她不教书,总会有人教她的孩子。”

林迪安问小芳,“你凭什么说这位亲戚每天都按时上下班?打卡?”

“是的。”

"指纹输入?"

萧方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他似乎偷了他的卡。"

在那之后,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道歉说,“对不起,头儿,我现在要检查打卡时间并监控录像。”

小方这边很快就得到了结果,他有点心虚地笑了笑,说道,“在查看了打卡记录和监控屏幕后,我们发现李梅新周五早上玩完这张牌后不久就离开了公司,中午和下午的牌都是别人在浑水中抽的。这是办公室工作人员常用的策略,但我忽略了。”

星期五?那不是罗平安失踪的那天吗?

林迪安起身走到门口:“去和这个李梅新谈谈。”

当林迪安出示其中几个人的身份时,李梅新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安,小心翼翼地说:“警察同志,我没有做什么坏事。”

当小芳提到刘双连时,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厌恶和不屑:“这个女人可以为她的儿子做任何事。如果你说她犯了什么事,我不会感到惊讶。罗平安虽然年纪稍大一点,但他会制造任何麻烦也就不足为奇了。”

林迪安轻轻扬起眉毛,平静地说:“看来你对刘双连和她的儿子很有意见。”

李梅欣从鼻子里松了一口气,保持沉默,仿佛是默认了。

林迪安突然厉声说道,“刘萍安一再伤害你的孩子。刘双连习惯了不教书,不说自己欠的,甚至和你打架。你没有地方发泄你的愤怒,所以你绑架了罗平安并向她勒索钱?"

“绑架?”李梅欣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然后他用手反复示意说,“警察同志,这顿饭可以随便吃,但是话不能乱说!我不喜欢这对母子,但我绝不会做任何伤害天地的事。再说,我也不必因为他们赶上了自己和他们的孩子……”

解释了很长时间后,她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她张开嘴,很长时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最后,她模糊地看着林迪安,问道,“你是说...罗平安被绑架了?”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她刚刚感受到的义愤,而是渐渐变成同情和怜悯,喃喃自语,“她也真的很痛苦。过一会儿我也找她闹,真不该……”

林迪安觉得她也是矛盾的,于是问道:“你为什么说刘双连的习惯儿子不教书,而她却在受苦?”

李梅欣叹了口气,说道:“事实上,她如此频繁地使用她的儿子是有原因的...起初,双联并不打算生下罗平安。”

刘双莲生刘萍安时40岁。林迪安总是认为她溺爱孩子是因为她老了,但她不认为罗平安是因为八年前的一场悲剧而存在的。

“刘双连原本有一个女儿叫罗依明。如果这个孩子还活着,他现在就快二十岁了,和他上大学时的年龄一样。你可能看不出她现在这么喜欢她的儿子,但是双联对益铭很严格...它从小就很出名,尤其是在学习方面...嗯,我只能说她对女儿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孩子不明白。她只是觉得被迫学习,感到艰难和沮丧,没有考虑就从楼顶跳了下来。那个人——那个当场死亡的人。”

“这件事对双联来说打击太大了,她总觉得自己是在把女儿逼入死胡同,所以在她安全出生后,她的整个态度就不同了,她说她什么也没要求,只是希望孩子能安全健康地成长。结果,就连平安也发生了事故...我真的害怕她承受不了这一击。”

李梅欣说着,眼睛里还滚动着几滴眼泪。

她突然紧紧地抓住林迪安的手,恳求道,“警察同志,你必须帮助她!我们必须营救这个安全的孩子...双莲,她真可怜。”

她又想起了什么。她走进房间,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林迪安。她说,“这是我们所有的积蓄。密码是246111。请代我把它交给双联,并希望安全返回。”

她把卡片悄悄塞到林迪安手里,但她没有马上放弃。想了想后,她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孩子很快就要交学费,还有我们的抵押贷款。这个月的工资又被发到这张卡上了。我能……”她看起来很悲伤,似乎很尴尬。

林迪安笑了笑,反手将银行卡插回李梅新手中:“我一定会转达您对刘双莲女士的好意,首先感谢您的平安。别担心,我们会尽力安全营救罗平安。”当她说最后三个字时,她提高了声调。

小芳和阿丁从李梅欣的家里同时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想都找到了,结果线索又断了。

延误越久,对肉票越不利。

“阿丁,上次你查刘双连的消费记录时买的最贵的东西是什么?”

“这是李梅新在店里打架那天买的一套成千上万的玩具。”

在路上,有人正在分发培训机构的传单。阿丁的家人有一个女儿,所以她很随意地要了一张传单,看了几遍,把它折叠起来塞进口袋。

林迪安停下来回头看。

“我错了,头儿!”阿丁笑着说。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反复刷监控录像,但什么也没发现。

“局长,看来李梅欣是最可疑的人。其他人都是路人...甚至没有人在看李梅新和刘平安。”

林迪安喝了口咖啡,问道:“刘双连的同事有什么新的发展吗?”

小芳摇摇头说:“不,绑匪没有再打电话来。”

正在这时,阿丁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挂了电话,脸色凝重地转过身说:"绑匪有消息了。"

只有一个地址和一次的打好的匿名信。

“交赎金的地址?什么时候?它在哪里?”

“星期五晚上七点,”阿丁顿停顿了一下,看起来有点奇怪,说道,“墓地。”

“墓地?”萧方突然哆嗦了一下,揉了揉胳膊说道,“我严重怀疑这个绑匪是不是精神病患者。

林迪安心底思索着,对小芳说:“去打听一下八年前罗伊·明跳楼的事,看看她埋在哪个公墓里。”

小芳出去后,阿丁又接到一个电话,对林迪安说,“局长,刘双连的丈夫罗茜回来了,说两人在家里大吵了一架。刘双莲说,他会卖掉房子来收取赎金,但她的丈夫不同意,所以他把房子拖到离婚。

林迪安不禁感到奇怪,罗平安的生死现在还不确定,作为父亲,罗茜太冷血了。

她突然想起李梅欣以前可能提过这件事。刘双莲和丈夫的关系不是很好,罗依明的事故急剧恶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母亲,罗茜甚至可能不会在新年期间回来。父子一年不见面几次,关系自然很亲密。

但是绑匪不认识钱和人。如果他们没有收到钱,他们会跳墙。从逻辑上讲,罗西不同意在这个时候卖掉房子来筹集资金,这和看着罗平安死去没有什么不同。

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线索,在绑匪伤害凶手之前救出罗平安!

林迪安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播放的监控画面,眼睛微微一顿。

小芳和阿丁分别调查了八年前罗伊·明跳楼事件,得到了与李梅新之前所说的相同的信息。众所周知,刘双连对罗依明有很高的要求,认为罗依明无法承受母亲的压力,最终选择了死亡。

至于罗伊·明(Roy Ming)的埋葬地点,正如林迪安想象的那样,就是绑匪在匿名信中提到的地方。

”罗伊·明说,起初他的表现很出色,各方面都很好。后来,不知为什么,演出突然开始下滑,与母亲刘双连的关系也迅速恶化。悲剧结束时,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有些人还说,在那段时间里,罗伊·明与一个名叫嘉娜的女学生关系非常好,而且是不可分割的。罗依明的成绩下滑后,刘双莲命令她不要再和那个嘉娜做朋友,甚至计划把罗依明转到另一所学校。此后不久,罗伊·明从一栋大楼上跳了下来。”

“吉娜?”林迪安问,“你认识这个叫姜娜的女学生吗?”

“阿丁已经检查过了。当时我从学校带了罗伊·明的班级档案,里面有一张学生的一寸免冠照片。这是姜娜。”小芳指着林迪安说。

是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看起来很娇嫩。

“这个姜娜,成绩应该不是很好吧?”根据刘双莲的性格,如果这个姜娜得分很高,这不应该阻止罗依明和她交朋友。

“事实上,老师对这个姜娜的评价也不是很积极。听了她的语气后,她觉得罗伊·明的成绩下降并非与姜娜无关...此外,姜娜在罗伊·明跳楼后辍学。”

林迪安盯着姜娜的照片问道:“小芳,你觉得这个姜娜看起来眼熟吗?”

“不……”小芳说着,又盯着他看了几次,以确保他没有印象。

林迪安仔细思考。

哦,天啊!离开李梅新家后,在路上,阿丁收到了传单!她回头看了看时间。分发传单的女孩看起来有点像照片中的吉娜。

传单!

她突然把头转向电脑屏幕,快速拖动进度条。照片最终被固定在现场。

(标题:可爱的绑架。作者:图格。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福建快三投注 北京快乐8购买 福建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时事 | 军事 | 健康养生 | 教育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综合 | 旅游 | 社会 | 汽车 | 文化 | 财经 |
© Copyright 2018-2019 vdkarch.com曲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