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康新闻网>科技>大中华广场-南北朝时期,占领北方半壁江山的胡人为什么在三国时期很老实?

大中华广场-南北朝时期,占领北方半壁江山的胡人为什么在三国时期很老实?

2020-01-10 10:58:32
发布:曲康新闻网

大中华广场-南北朝时期,占领北方半壁江山的胡人为什么在三国时期很老实?

大中华广场,这是小说刘备,一件件讲透刘备折而不挠、从摊贩到帝王的故事。

第一章:刘备新丧其父,叔父夜半敲门

……

第十七章:鲜卑探子

接下来的日子可没有那么好过了,手上的绳索绑得更紧了,吃的照例是扔到地上。

第三天的晚上,刘备迷迷乎乎听到了马鸣的声音,初始还以为是来了官兵。睁开眼,却看到光头把一群人引进了空亭。

鲜卑人的增兵,刘备想到。这些人个个如狼似虎一般,他们在半路动手,卢植的人都是童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有刘德然,如果他也随卢植去雒阳,肯定也会遭毒手。

火把将亭子照得通红,大脸汉子召集众人,大喊着什么。众人顿时欢喝起来,随即朝着亭外走去。

“不要杀卢植!”刘备大喊道。

光头回过头来,狞笑着,“你们中原人不是有千金一诺的说法?我们可是收了千金的。”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一个人守在院子里,样子瘦瘦弱弱,戴着一个大头巾,跟刘备差不多大,似乎是个马僮,跟那些粗枝大叶的鲜卑野人不同,这个人眉清目秀。

“喂!”刘备喊道。

那人朝刘备看了一眼,没有反应。

“听得懂我们汉人说话吗?”刘备又喊道。

那人摇了摇头。

“我要撒尿!”刘备大叫。

这一句,那人却意外听懂了,站起身朝刘备走了过来。

那人弯下腰来,似乎要给刘备解绳子。解了一下,那人停住了,又退了回去。

“我真的只是撒尿!”

鲜卑少年目无表情看了刘备一眼,又转过身,找出一把刀拿在手里,朝着刘备比划,却不说话。

“原来是个哑巴。”刘备想到,“我不逃!”

鲜卑少年终于走了过来,一手拿刀指着刘备,一手去解柱上的绳子。

“把手也解开吧。”刘备说道,鲜卑少年却不理会,牵着绳子将刘备拉到墙角,一扯刘备的裤带,裤子掉了下来,鲜卑少年把身子转了过去。

机会终于来了,刘备没有迟疑,身子猛的撞过去,一把将鲜卑少年撞到地上。

鲜卑少年嗷嗷大叫。

刘备扑了上去,用头猛撞在鲜卑少年的头上,对方的头巾散开来,长发凌乱。

“女的?!”刘备大吃一惊,原本就觉得这鲜卑少年长得清秀,现在头发散开,不是女的又是什么。

发现对方是女的,刘备压着的身体也不自觉松了一下。

鲜卑少女一抬腿,狠狠顶在了刘备的跨下。刘备吃痛大叫着蜷缩起身子。少女将刘备从身上推开,手抓起地上的刀朝刘备斩了过来。

“你要杀人啊!”刘备赶紧一缩,刀沿着刘备的右臂斜着切下来。手上传来一阵辣痛。刘备疑心自己的手被切断了,连忙看了一眼,衣服被削开了,好在只是擦破点皮。

刚在庆幸,鲜卑少女的另一刀又过来了。刘备只听过鲜卑女子性子猛烈,这次终于见识到了。

慌乱之中,下意识踢出一脚,误打误撞踢在鲜卑少女的手腕上,刀飞了出去。趁着少女吃惊,刘备往对方身上又猛踹了一脚。

少女倒在了地上。

刘备爬将起来,不想跟对方纠缠,天已经亮了,跑到外面,只要碰到行人就好了。刚跑到院门口,被猛的一扯,身体像要被拉成两截,刘备直接摔到了地上。

少女从地上拿起刀,理了理头上的乱发,往地上唾了一口血水,像一头恶狼般一步步朝刘备走过来。

刘备蜷缩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声音,身上再没有一点力气。

少女在刘备的面前停了下来,狭长的眼睛里透着凶狠,她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刀。

刘备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阿母会不会伤心?伙伴们会找到自己的尸体吗?

叭的一声,一个身子软软的砸在身上,不像被刀砍的感觉 。

刘备睁开了眼,只见鲜卑少女摔在自己的身上,旁边站着一个拿短棒的少年。

“温礼!”刘备喜出望外,这个憨厚的少年不是温礼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

“我们到底在找你,没想到你在这里。”温礼蹲下来替刘备解绳索,“那天你不见了,我们把城里翻了一个遍,今天简雍跟刘德然要去雒阳,就剩我们四个分头到城外找,终于找到你了。”

“卢先生出城了?”

“出城了,今天一早就出了城,你快去,应该还能赶得上。”

刘备心里一沉,鲜卑人的消息很准确。

温礼瞅了一下地上的鲜卑少女,“她是谁?好凶啊。我要来迟一点,你就被她杀了。”

“鲜卑人!”刘备说道,他身上的绳索终于解开了。

“鲜卑人?”温礼好奇的看了看,又把手摸了一下她的鼻子,“活着呢,还有气。”

刘备从地上捡起刀,“她还有同伙。”

“在哪?”温礼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四下张望。

“他们去劫卢先生了。”

“劫卢先生?”温礼倒吸了一口气,“这些鲜卑野人也太大胆了。”

刘备紧紧握着刀,站在鲜卑少女的面前,想着这些天受到的虐待,心中压抑不住的复仇怒火。

地上的少女突然呻呤了一声,眼猛地睁开。刘备吓得猛举起刀,对方却不躲闪,只是拿暗蓝色的眼睛恶狠狠盯着刘备,就像一条从狼群走失的幼狼。

刘备的刀怎么也斫不下来,就这样僵持了数秒。

“你不要动!”刘备拿刀指着鲜卑少女,后退了两步,找来刀鞘将刀挂在腰上,朝院外跑去,“走,我们去通知卢先生!”

刘备听到马的响鼻声,果然在外院的马厩找到了一匹壮马。

刘备跟温礼骑上马,朝着县上的方向奔去。

“她出来了。”温礼朝后面望了一眼,说道。

刘备回头瞥去,只见鲜卑少女冲出亭门,脚在地上狠狠跺了一下。

“我们骑的马是她的!”刘备说道,心中有种莫名的快意。

刘备骑着马先到了县城门口。

“你去找简雄,把事情告诉他,他知道怎么办。”刘备说道,他想清楚了,让温礼去找县令,可能连门都进不去,只能去找简雄。温礼跟简雍是同窗,简雄也认识温礼,而简雄的庄上还有一批游侠,论武力并不比县中的官差弱。

温礼点点头,从马上跳下来,看刘备没有下马的意思,“你呢?”

“我去通知卢先生。”刘备说道,调转马头朝着城西跑去,从涿县到雒阳往往取道中山国,而去中山国只有一条官道。

现在,刘备只能希望那些鲜卑人不敢大张旗鼓走官道,他们只能绕着走野道。这样,他们需要更久的时间。但就是如此,也不过为刘备多争取了一个时辰罢了,除掉刘备在亭中的呆的时间,留给他的时间更可能不足一刻。

刘备策马狂奔,路边的行人纷纷让路,有数个来不及避让的,着急之下跳到路边的水沟里,嘴里朝着刘备大声咒骂。刘备来不及道歉了。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只有快一点,才能赶在鲜卑人之前找到卢植。

快马奔上一片高地,刘备松一口气,前面出现了卢植的车队了,前前后后有数十辆车子之多。正停在一片平地上,大概是中途休息。

“卢先生!”刘备大喊道,尽管知道声音传不了这么远。

刘备腿用力夹了一下马,一边奔跑着一边挥动着手朝车队示意,

终于,有人发现了刘备,有一个人骑着马从车队中跑出来,朝着刘备迎了过来。

“原来是刘大耳朵,我还以为是谁呢?”竟然是毛潞,他骑在一匹大马上,拦住了刘备的去路。

“鲜卑人要打劫卢先生。”刘备说道,脸上的汗如雨下。

“鲜卑人?你是不是早上没睡醒?这里是涿郡,鲜卑人敢到这里来撒野?”毛潞苍白的脸笑了笑,“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迟到了,害怕卢先生不收你,所以编个鬼话骗人。”

略停了一下,毛潞撇了撇嘴:“卢先生开馆也太随意了,连你这种人也收,你付得起学资吗?”

“你让开!”刘备没耐心跟他斗嘴,拉着马绳要从旁边走过去。毛潞一扯马头,拦在了刘备的面前。

“你还是回涿县织席吧,雒阳那种地方,不是你这种人能去的,去了还不是让人笑话我们涿人?”

刘备怒道:“你让不让?”

“不让怎么样?”

刘备猛的拔出了刀,“不让,我就不客气了,现在可没高离跟董召保你。”

毛潞大吃一惊,慌乱着去拔腰间的剑,刘备心急,没功夫等他拔剑,朝着毛潞就劈了下去。

“大耳朵杀人啦!”毛潞大叫一声,猛扯马头避让。

马嘶鸣一声,惊窜入旁边的麦田,脚踩在初雪融化的泥泞田地,顿时左右晃动。毛潞大叫着想让马停下来,却只能让马更为惊慌,大马前蹄猛的抬起,毛潞一个不稳,脸朝下狠狠摔了下来。

要是刘备有时间,倒愿意在旁边好好欣赏一下嘴啃泥的毛潞。

“刘备!是你!”

简雍骑着马跑过来,后面还跟着刘德然,大概是刘备跟毛潞的争执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些天你跑到哪去了?”简雍大叫道,麦田里大喊大叫的毛潞吸引了他的注意,简雍看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大耳朵,你等着,等我告诉我父亲,把你家店封了!”毛潞怒吼道。

“卢先生在前面?”刘备问道。

“在!就在前面的车子里。”刘德然说道。

刘备二话不说,打马往前冲了过去。两人愣了一下,赶紧跟着刘备。

“卢先生!”刘备大喊着,马跑得飞快,飞奔到了车队前,一个人拦在了面前:“刘备,你干什么?”

原来是卢植姓卢名宝的家丁,前些天一起搬了席子,卢宝对刘备的印象大为改观。

刘备跳下马,“卢先生呢?”

卢宝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你找卢先生干什么?快把刀放下。”

刘备这才发现自己拿着刀的样子太吓人,赶紧把刀扔了,“卢先生在哪!”

卢宝松了一口气,“听说那天你走后就失踪了,怎么这会突然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就学了。”

卢宝喋喋不休,前些天刘备同他搬席,两人聊得颇为投机,卢宝心中已经把刘备当成一个朋友,后面得知刘备失踪还帮着找了一会。

“卢先生到底在哪!”刘备大声吼道。要是每一个碰到的人都这样问他,那只能让那些鲜卑人亲自来解释了。

“在,在后面!”刘备的样子把卢宝吓了一跳,他连忙用手指了指。

刘备终于在车队中发现了卢植的身形。

“先生,先……先生,鲜卑人来了。”刘备上气不接下气。

卢植原本端坐在车上,听到刘备的喊声,从车上站了起来。

“卢先生,别听他的,大汉天下,朗朗晴天,鲜卑野人还到这里来?这大……刘备就是迟到找借口。信近于义,言可复也。这种不守时的人说的话怎么可信?”毛潞身上带着泥,从人群里挤过来。

“鲜卑人要劫掠先生,他们还要杀先生。”刘备说道。

“一派胡言!”毛潞冷笑道。

“毛潞,你不要说了!刘备,你说。”卢植看着刘备。

刘备捡紧要的说了说,“先生快回县上吧。”

“来不及了。”卢植说道,脸色凝重,环视了一下,沉声喝道:“结阵!”

很快,车队动了起来,刘备不知道大家在干什么,他站在中间,看着卢府的家丁四处推动着车子。

“他们在干什么?”刘德然走了过来,凑在刘备旁边问道。

刘备摇了摇头。不但刘备不知道,移动的车子中,还站着数十个不知所措的人,大概都是来跟卢植求学的。

“先生在结车阵!”卢宝说道,“卢先生精通兵法,他在九江带兵,九江一带强盗多,半路劫掠的事常常有,我们先生以前就用车阵打退过匪兵。”

“鲜卑人真的打过来了?这些天你被鲜卑人关起来了?难怪我们找不到你。你是怎么逃脱的?”简雍倒豆子一般连问了数个问题,刘备只好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幸亏温礼找到你!”刘德然叹道。

这会功夫,车阵已经组成了,最外面的是厢车,厢车里放的多是随行人员的衣服书简之类的东西,里面一圈是坐人的轺车。正好把大家围在了中间。

“大家有兵器的都拿上!”卢府的管家大声说道,大家才如梦初醒,这些童生大多及冠年龄,也有像刘备这样十多岁的少年,但腰间多半佩剑,偶有一两个带着刀。听到招呼,大家纷纷拔出剑。

“哪有什么鲜卑人。”毛潞说道,却依然把剑拔了出来。

“给!”卢宝朝刘备递过来一把刀,正是刘备扔下来的。

“不会真的有鲜卑野人吧?”卢宝紧张的说道,“鲜卑野人杀人放火,跟恶鬼一样。”

刘备见卢宝的声音都有点发颤了。刘备不知道,卢宝跟着卢植也算见过大世面了,但他原本是渔阳郡人,也不姓卢,只是六岁那年,家乡被鲜卑人劫掠,父母死于匪乱。卢宝这才被卢植收留,卢宝亲眼看到父母被鲜卑人所杀,心中对这些塞外之人天然恐惧。

“大耳朵,要是呆会没有鲜卑人,看你怎么收拾!”毛潞说道。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阵呼啸声。

“鲜卑人!”有人大喊了一声,众人骚动起来。

“大家不要乱,躲在车后面,小心鲜卑人的箭。”管家喊道。

这一喊,大家才稍安了一点,纷纷躲到车后。

刘备四下找卢植。

卢植就站在一辆车后面,手提着一把剑,风吹动着他的衣袍,目光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一会儿,鲜卑人出现了,数十个人骑着马从四面包抄而来。刘备抬起头看了一下,当头的正是那位大脸汉子,后面紧跟着那个光头。

鲜卑人的大马很快冲到了车前,大脸汉子看到严密的车阵,不由得愣了一下,手一挥,鲜卑人停了下来,左右散开,将车阵围了起来。

大脸汉子朝光头嘀咕着什么,光头点点头,策马上前一步,大声喊道:“只要把钱财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们走!”

“鲜卑小儿,你们要是还想活命,就赶紧滚,等我大汉雄师一到,教你们有来无回。”卢植跨上一辆子,手中提剑,大声喝道。

刘备望见远处一个鲜卑人取下背上的弓,搭上了箭,急忙出声示警:“小心箭!”

话音刚落,箭嗖的直扑卢植而来。众人发出惊叫声。

当的一声,卢植挥剑将箭拔开。

“卑鄙!”刘备大声喊道。

光头发现了刘备,脸上现出惊讶之声,马上猜到是刘备跑到这里报信。不然,卢植绝无可能提前摆好车阵。

“小心。”这一次,是卢植出声提醒,刘备连忙缩了缩头,一支箭丁的一声射在刘备的头上。

鲜卑人开始呼啸起来,策马围着车子转动,黄尘四起。

刘备看到卢植跳下了车子,心稍安了一些,现在卢植就是这群人的主心骨,要是卢植没了,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屠杀。

“怎么这么多人……”简雍说道。

“没事,这里离县里不远,很快县里就会收到消息。”看到简雍脸色发白,刘备安慰道,“我已经让温礼去找你父亲了。”

简雍长出一口气:“等我父亲带着游侠来,这些鲜卑人就有好看的了。”

“注意隐蔽!”管家大喊道。刘备连忙拉了下简雍,一支箭擦着简雍的身体过来,简雍吓得整个身子都伏到了车轮下,这倒是个好办法。

不一会,箭密密麻麻射了过来,马上就传出了惨痛的声音,刘备听着声音有点熟,一看,竟然是毛潞的大腿中了一箭。

“婢女养的野种!敢射老子,等老子的兵到了,我一个个砍死你们!”毛潞大喊着,手扶着大腿中箭的地方,身子拼命往车里缩。

“啪”的一声,毛潞脸上挨了一巴掌。

“那个野种打我!”毛潞气得大叫。

“啪”,毛潞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刘备都看呆了,虽然他也想这样给毛潞来两巴掌,但涿县敢这样做的大概也只有毛潞他那当县令的爹了。

“谁……”毛潞捂着有点肿的脸,回头望去,原本恶恨恨的脸突然软了下来,话里已经带着哭腔了,“你……你打我干什么?”

“嘴里再不干净,老子把你扔出去!”

说话的是二十来岁的青年,长得五官俊朗,英气逼人。毛潞嘴抖搂一下,竟然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他是谁?”刘备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这么收拾毛潞的人。

“碰到他,算毛潞倒霉了。”简雍再也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海澄新闻网

时事 | 军事 | 健康养生 | 教育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综合 | 旅游 | 社会 | 汽车 | 文化 | 财经 |
© Copyright 2018-2019 vdkarch.com曲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